B站跨年晚会直播峰值破2.5亿 一场“出圈”和“口碑”的平衡术

http://www.broadcast.hc360.com2021年01月04日13:59 来源:娱乐独角兽作者:小熊维尼T|T

    【慧聪广电网】B站2020年的跨年晚会,与央视频联合举办,延续了去年“日落、月升、星繁”三个篇章,当晚20点晚会开始,全程超过4个小时,演出节目超过30个。官方数据显示,BILIBILI晚会直播人气峰值突破2.5亿,远超过了去年的8500万。

    同时,#这次跨年真的爷青回#、#郎朗百人乐团合奏漫威英雄#、#猫与老鼠注入灵魂#等B站晚会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B站跨年晚会则成为当天晚上传统卫视、视频平台等10余档跨年晚会中最受年轻观众注意的晚会之一。

    

    资本市场似乎也受到跨年气氛的影响,B站股价也一路高涨。数据显示,2020年12月31日晚,B站盘前一度上涨至100美元,对比2020年初的21美元,股价翻涨超4倍。

    看起来情势一片大好,B站2020年的跨年晚会似乎要再创一个新高,但是情况却没有按照预想进行。

    跨年晚会结束第二天,晚会豆瓣评分为6.5分(现上涨至6.6分),与去年9.1的评分有一定差距,去年大众市场对晚会交口称赞的场面没有出现,舆论市场上年轻群体的评价并不统一。

    “如果说去年的晚会,我们在制作和内容上是六分的话,因为是第一次办,新鲜劲大概是两分,六加二这就是八分,再加上一分口碑,就是九分。那今年,首先新鲜劲就没了,反而变成了对你的高预期,可能影响你口碑的负分。”B站跨年晚会的总策划杨亮说。

    看来,这一切B站并非没有预料。

    从《西游记》、《仙剑》到京阿尼、漫威,

    一场晚会能让多少人满意?

    “作为一个B站用户,怎么让B站用户满意这件事情,就是今年必须要做到的一件事。”B站跨年晚会的视觉总监白阳说。如果说去年的跨年晚会是B站的一次全新试水,带着一种肆意的冒险精神,而晚会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成功,那么今年的跨年晚会就让B站感到了压力。

    2019年B站决定做跨年晚会的动机,是出于对外界高昂的冠名费用的惊吓。“当时我们是想去看一下外面卫视的跨年晚会,我们想去做一些品牌的冠名赞助,但是询问下来以后,发现价格都非常的高,这样一看下来就觉得,不如自己搞一个。”

    而这场晚会B站充分发挥了自己作为年轻文化社区的基因优势,晚会以影视、动漫、游戏三大类IP内容为主,加上交响乐的创新演出模式,整场晚会区别于主流晚会的表演模式,不是明星、广告与流行歌曲的堆砌,而是将B站独有的ACGN文化与主流年轻圈层文化融合,让各圈层内容IP以可视化、音乐化的方式体现出来。

    “人从10岁到30岁之间,看过的动漫、打过的游戏、看过的电影,这都是他们精神世界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然后你(此前传统晚会)居然不去体现它,导致他们忽视了大部分人的精神需求,这点就比较吊诡了。”杨亮说。

    出于这个理念,于是B站2019年最美的夜既出现了《魔兽世界》《英雄联盟》《权利的游戏》《哈利·波特》等主流影视、游戏内容IP,也包含了《科学超电磁炮》《数码宝贝》《名侦探柯南》《我为歌狂》《镇魂街》等海外经典动漫主题曲串烧,还有洛天依与方锦龙的合唱、百人乐团的11分钟交响演奏等破壁融合节目惊艳亮相。

    而今年B站面临的问题就复杂得多。“内容这个东西,本质上就是一直在做最熟悉的陌生人。对于所有的内容创作者来说,他都是在熟悉性与陌生性之间找平衡。”杨亮说。

    用户已经知道B站跨年晚会的套路了,那么如何在保有原有优点的基础上完成创新,这是一个平衡问题,是主流内容与B站社区文化的权衡,也是各圈层内容IP的权衡,还是内容与商业性上的权衡。

    2020年的跨年晚会,B站给出的答案,或许是更接近主流。

    今年晚会引起观众市场注意的内容可以概括为两个关键词,情怀与艺术。情怀方面,从《西游记》《仙剑奇侠传》、TVB港剧主题曲串烧,再到吴彤与百人乐团的《万物笙》演奏、B站UP主们演唱了京阿尼动画组曲、朗朗演奏的《漫威英雄永不落幕》,串联了国产影视剧、港剧、欧美电影、日本动画等一系列经典内容IP。

    不少用户在《此生不换》前奏响起时就哭了,因为陈乐一的《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想再重温一遍《EVA》,为听见各类鬼畜歌曲与《猫与老鼠》交响演奏而拍烂手掌,看见赵兆老师手上戴着的灭霸手套而会心一笑。

    B站的用户能被每一个IP内容触动,这是独属于他们的暗号,一旦暗号出现,就会形成强大的情绪共振。就像去年赵兆在演奏《海德薇变奏曲》时特意带上了巫师帽,“这就是B站,这就是B站的基因。B站的基因就是通过这样的细节和密码体现出来的。”

    艺术方面,舞蹈家裘继戎融合昆曲、秦腔、评剧、川剧、河北梆子、京剧六种传统戏剧表演的《惊·鸿》让不少用户叹为观止。知乎上有网友提问“如何评价哔哩哔哩跨年晚会戏曲《惊鸿》?”,有回答不吝给出的高度赞赏,“别说今晚,就是往前追溯三年,也难找得出可与之媲美的节目”“献给传统戏曲的挽歌”。

    那么B站这场跨年晚会内容上是不是成功的?显然是的。几乎每个文化圈层都能在这场晚会到找到自己的领地,不管你是喜欢游戏、还是有沉迷动画,不管你靠近流行文化还是喜欢传统文化,所有文化边角都妥善的安排好。

    就像杨亮说的,“我希望它能够继续比较诚实地反映大家的精神文化生活,这种东西可能不被主流认可,作为主要的内容,但这个平台上它就是主角。”

    “主流化”“春晚味”““0糖0脂0卡”,

    B站跨年的“预期成本”有多少?

    那么问题浮现了,2020年的B站跨年晚会,为何没能如去年一样惊艳出圈呢?

    “我不可能把每个人都照顾得很清楚,我只要保证我节目上的东西。我不可能满足每一个人的审美。”节目放出的晚会研讨花絮里,晚会总导演宫鹏说。这或许也是B站跨年晚会口碑不如去年的原因,用户市场极度扩大,众口难调。

    今年跨年晚会,B站显然还是有意沿袭去年的模式,依旧由影漫游IP内容加上交响乐的表演模式,以舞美技术与节目内容体现IP内容。

    但去年各类节目有较强的主题性,如邀请吴亦凡、Gai、周深等流行歌手,明星自身或者表演的节目大多与B站或者动漫相关,虽然ACGN内容大幅减少,但是主流化的过程里依旧保有一部分B站基因。

    而今年的晚会在一部分节目编排上就更像传统卫视晚会。“晚会前半段很像一出没有小品的春晚,谢霆锋《黄种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今年串词、空镜这些都很卫视了,爹味比去年重了点。”有网友评价道。

    同时,B站跨年晚会今年的广告植入占了一定比例。不仅是主持人元气森林“0糖0脂0卡”的口播广告词反复出现,晚会上还有《美的智慧三千问》和《今天要做元气er》两档专门为美的智能音箱、元气森林定制的广告节目,节目间隙安排了赞助商的中插广告。

    这些广告植入相对于其它卫视而言已经十分克制,但是对于B站用户而言,B站作为一个文化社区,虽然已经是国内发展速度最快的综合视频平台,但是用户仍旧亲昵的称呼它为“小破站”,其负载的内容属性、情感连结远大于商业属性,所以其它平台的常规商业操作放在B站身上,仍然让一部分用户感到有些不适应。

    平衡感是很难拿捏的事情,甚至十分私人化。这也是为什么B站2020年的跨年晚会褒贬不一的原因,第一届晚会创下了超高口碑,让B站第二届晚会一开始就被动承担了很高的心理预期成本。而预期越高,就容易察觉到不满。

    B站自身也有预感,B站上每一个内容IP、每一种圈层文化,都有自己的拥趸与运行规则,一旦无法实现平衡,就有可能出问题。而一旦用户感觉到平台在消费IP,不仅无法更好,可能还会被反过来反噬。“今年我们就必须要把制作水准,从六分提升到七分或八分,去补足高预期带来的成本。”杨亮说。

    宫鹏说起去年跨年与去年的差别,感慨了一句,“你得找出路吧。”现在看来,B站的新出路并没有超越之前的自己。

    回顾B站的2020年,会发现它的发展速度依旧十分惊人。一方面持续投入与引进的海外新番内容,巩固自己的基本盘,一方面极速扩充的纪录片、电影、剧集、国创等内容,构建的新领地,2020年推出的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自制剧集《风犬少年的天空》等更吹响了B站进击长视频领域的号角。B站的破圈和主流化其实已经毋庸置疑,它是一个综合文化社区,覆盖更多内容和用户,而当一个后花园变成公众广场,它需要的运行规则与管理方式就必然发生变化。

    B站跨年晚会或许是它变化过程里的一个小插曲,重要的不是插曲是否动听,而是它是否正确,是否能够在未来组成的一个华丽的乐章。

责任编辑:李扬霞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读者应详细了解所有相关投资风险,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海淀公安局网络备案编号:11010802015485|京ICP证010051号

Copyright?2000-2020hc360.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