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融合攻坚战:地市级媒体的合并与转型

http://www.broadcast.hc360.com2020年12月21日10:15 来源:现代视听T|T

但仍有些媒体只求政府“包养”不求服务用户,更不敢走市场做产业。笔者认为,只有连接用户才有有效传播,只有开启服务功能才能更好发挥喉舌功能。

    媒体融合的本质就是生产关系的变革,就是各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和融合创新。不管如何,只有改制才能给媒体融合注入创新活力,才能给传媒转型注入新鲜血液。而县级融媒也好,传媒集团也罢,都是一个契机。改制要比改版困难更大,但我们要辩证地看待一个事实:困难越大往往意味机会越多。

    改制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它涉及到传统媒体现行体制的各种限制,哪些可以突破,哪些应该坚守?既需要勇气也需要智慧,还需要与上下左右的沟通和协调。总之,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和互联网思维,才能构建新型主流媒体的新型生产关系。如果不能成功,主流地位难保。

    最近,不少媒体开展直播电商业务,这就需要有一个市场化的公司去运营。直播带货已经不仅仅是营销,而且进入了销售领域,需要产业和金融的支撑。传统主流媒体以什么样的形式或什么体制机制介入到这里面呢?融媒赋能实际上是制度赋能,笔者认为只有改制改好了,才能更好地改版。优质内容需要创新的加持,媒体转型需要改革来赋能。

    有学者认为,政府新规制、技术新进步、资本新走向、社会新变迁使中国新闻传媒业呈现出了新的变化:以混合所有制为标志的传媒新体制基本成型;以互联网为中心的传播新格局已经形成;“制播分离”新模式出现,传统新闻媒体面临沦为“内容提供商”的风险;多生产主体、多媒介渠道、融合新闻产品共同重塑了新闻生产和传播生态。(李良荣,2017)

    决定地市级媒体“并转”成败的既有外因,也有内因。外因是当地政府和媒体主管部门要对融媒体中心有正确的认知,如果只是把它看作功能单一的新闻机构来管理,恐怕发展的空间不大。当然,外因是通过内因来起作用的,“等、靠、要”思想严重的媒体是难有作为的。成都传媒集团是较早由广电与报纸合并的媒体,后来发展效果不好,再次分开,走了回头路。地市级媒体的出路既需要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也需要自下而上的创新驱动。

    03媒体“并转”路在何方?

    比起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地市级媒体的融合与转型难度更大,一方面包袱重,县级一般没有报纸,广电比较弱小,一张白纸可以画出新图。另一方面,地市级媒体融合上无统一部署,下无成功模式。

    然而反过来看,困难越大也可能意味着机会越多。面对以上问题,榆林传媒中心解决得比较好。他们通过党建引领,改革驱动,实现迭代升级、转型创新和跨界发展。

    在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方面,他们坚持“打破身份,统一管理”的原则,保留在编在册人员事业编制,将原有职务、职称、工资记入档案,实行单位内部聘用制,职务、工资等按所聘用的岗位进行管理,原职务晋升、职称申报、调资等按原流程办理,存入档案;实行中层正职中心聘,中层副职正职提名、中心聘,员工双向选聘制;所有聘用人员实行统一的劳动合同聘用制和绩效考核制;建立首席编辑、首席记者、首席播音员、首席主持人、首席制作人评选制度,首席津贴每月2000元;激活选人用人机制,加大选拔优秀年轻干部力度,3年内退休的人员不再担任行政职务,原待遇不变,中心另行安排使用;打破专业技术人员职称上升“瓶颈”,推进职称改革试点工作。

    在薪酬分配制度改革方面,他们实行“以岗定薪、岗变薪变、倾斜一线”,打破身份界限,变身份管理为岗位管理,实行“岗位工资+绩效工资”的分配模式;按照岗位职责轻重、专业要求、工作强度、工作质量确定岗位绩效系数;突出绩效考核,合理拉开分配档次,实现多劳多得;建立动态绩效考核体系,实行传媒中心总考核和各部门具体量化考核的配套制度;实行收入与效益挂钩,每年从经营创收中提取不超总收入的60%用于全员绩效考核分配;加大对好记者、好新闻作品的奖励力度,设立“总编辑奖”“金点子奖”“中、省报网台播出刊登奖”“中、省、市好新闻奖”“中心月度、年度好新闻奖”等,鼓励激励记者创作优秀产品。

    媒体融合不是简单的“加减乘除”的物理融合,而是体制、机制、内容、渠道、平台等方面的化学融合。2018年起,榆林传媒中心按照“合而为一,融为一体”的思路,从点到面,全面推进,迅速提速,媒体深度融合由相加到相融,在做精做强主业的基础上,由新闻拓展到政务,延伸至服务,建立起“新闻+政务+服务”的新闻信息服务综合传播模式。中心并转两年来,广告、活动收入增加了一千多万,新媒体粉丝由原来的22万增长到220万,2020年已全面向直播带货旅游推荐发展。

    榆林传媒中心的实践与探索给我们的启示是:第一,党的领导是关键。第二,顶层设计是前提。第三,体制机制是核心。第四,政策支持是基础。第五,技术支撑是根本。诚然,各地的情况也不尽相同,但融合创新和媒体转型是大势所趋。

    当今,融合创新、智能传播、思维革命、价值重构已成为传媒业的结构性力量,并由此形成传播新形态、媒介新生态和传媒新业态。从信息流到数据流,从生产到需求,从技术到服务……地市级媒体合并本身并不能解决传统媒体脱困问题,还需要组织再造、功能拓展、产业开发、转企转制等各方面的创新变革,跳出广电和报业的传统媒体框架,重新打造一个全新的媒体业态。

    有学者提出融媒体建设要实现六大转变:1.从整合存量向创新增量转变;2.从内容—技术思维向产品—用户思维转变;3.从“+服务”向“服务+”转变;4.从大而全向特色化、精准化转变;5.从以信息服务为主向以基层强关系生产为主转变;6.从体制内身份向市场化身份转变。(李彪,2019)

    笔者认为,地市级媒体“并转”要成功至少要在这几方面发力:

    一、改造媒介组织及媒介组织形态,简单来说就是打造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新型主流媒体;    

    二、增强数据能力及其他新技术应用能力,没有数据无法建立紧密的用户关系,更无法发掘用户和市场需求;    

    三、实现开放的人力资源管理,不为我所有、可为我所用,用机制创新来筑巢引凤;    

    四、充分利用网络覆盖资源,突破地域局限,通过接入大平台和MCN,拓展对外传播和市场空间;    

    五、地市级媒体既有公共传播的功能,也有产业经营的功能,传媒产业要建立真正的市场主体,实现“体外循环”。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地市级媒体并转将是一场媒体融合的攻坚战,也是一场关乎媒体命运的生死决战。地市级媒体“并转”路在何方?路在前方,需要我们勇往向前;路在脚下,需要突破创新。

责任编辑:贾巍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读者应详细了解所有相关投资风险,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海淀公安局网络备案编号:11010802015485|京ICP证010051号

Copyright?2000-2020hc360.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