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核心是加强制度的顶层设计

http://www.broadcast.hc360.com2019年02月22日10:03 来源:传媒T|T

    【慧聪广电网】2018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指出,“要扎实抓好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更好引导群众、服务群众”;9月,中宣部作出部署,要求2020年年底基本实现县级融媒体中心在全国的全覆盖;11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加强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意见》,意见指出,要深化机构、人事、财政、薪酬等方面改革,调整优化媒体布局,推进融合发展,不断提高县级媒体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这标志着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进入全面实施阶段。

    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误区和难点

    全国2000多个县,在剩下的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要完成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难度不小。从浙江省来看,有90个县市区,各地的情况千差万别,融合的路径也不一样,运作体制也不同,主要有财政完全保障的,有完全市场化运作的,也有部分财政保障、部分市场化操作的。以新昌县为例,传统媒体主要有两家,一家新闻传媒中心(报社),一家广播电视台,都是正科级的差额拨款事业单位,财政投入少于400万元,大部分收入要靠经营。2018年,新昌县新闻传媒中心经营收入1100多万元,新昌广播电视台经营收入1600万元。新昌县计划在2019年年底前完成融媒体中心建设。在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过程中,既存在着一些普遍的共性问题,如制度性的体制制约、资金保障不足、技术支撑不够、专业人才缺乏、原创内容不足、受众黏性不强等,也存在着一些个性问题,需要认真对待,区别研究,切忌搞“一刀切”。从目前实施情况来看,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在推进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过程中,要高度关注以下几种乱象。

    一是容易搞成一窝蜂运动模式。各地在县级融媒体中心推进过程中,有的缺乏统一规划和统一领导,为了完成任务而完成任务,认为融媒体中心建设就是报纸、电视台和政府网站的简单合并,注重形式,不太注重实际,缺乏必要的平台联动与内容整合,完全是因为“上级命令”而开始建立融媒体平台。认识上的不足直接导致重视程度不够,资金投入有限、资源整合不力,难以形成传播合力,实际作用大打折扣。有的纯粹是挂一块牌子,两家单位还是各自独立运行,没有达到“1+1>2”的效果,更达不到中央提出的融合要求,更多的是走形式路线,实际效果有限。

    二是推广复制模式照搬照抄。在融媒体中心建设过程中,各地的情况千差万别,水平有高有低,起步有早有晚,有融合得好的,也有融合得一般的,甚至个别效果很差。尤其是每个地方的媒体发展实力也不一样,有市场化运作比较好的,有财政全额保障的,也有日子比较难过、运作困难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可以包打天下。但在实际建设过程中,往往容易照搬照抄别人的所谓成功经验,而不管它是不是符合自己的实际,依样画葫芦。

    三是没有真懂啥叫融媒体中心。融媒体中心如何建,包括我们的媒体领导和主管部门领导,许多人对融媒体中心的理解还很肤浅,认识还不到位,特别是当地党委政府的主要领导,更加不知道融媒体中心的内涵和要求。所以在建设推进过程中,容易操之过急,理解出现偏差,草率操作,后遗症很大,没有真正解决融媒体中心的实质问题。形式上看是一家融媒体中心,本质上还是貌合神离,自顾自运作,简单相加,没有相融。

    因此,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难点,从基层的实践来看,有四方面:一是体制问题。不解决顶层设计问题,一切都是空的。我们目前的模式、现有体制把你的手脚捆起来,却要你到自由市场上去游泳,所有的管理方式是照机关事业单位管理,运行是市场化模式,这是谁也解决不好的世界性难题。二是领导层的理念问题。县级层面的党委政府主要领导,还是依靠传统的媒体管理方式在管理,怕出事,一些重要舆情事情,往往不让报道,结果阵地被自媒体占领,失去了舆论引导权。最主要原因,领导管理媒体思维,还是从发布者、传播者(生产者)角度出发,而不是从用户端出发,以自己思维代替用户的思维。三是技术支撑不足。融媒体建设在内容生产上要求具备图片处理、视频剪辑、数据可视化等多样化技术。但在县级层面,这样的技术支撑严重不足,缺技术、缺平台、缺专业人才,跟不上信息化时代的大潮。四是融媒体人才的缺乏。好的媒体人才,基本留在了中央、省市媒体,到基层的基本上是三流、四流的院校,能力先天不足,驾驭不了媒体融合时代。

    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定位和原则

    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如何更好地引导群众、服务群众,关键是要从顶层开始设计,走什么样的融合之路,核心是明确三个功能和定位,就是中宣部在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现场推进会上提出和强调的“努力把县级融媒体中心建成主流舆论阵地、综合服务平台和社区信息枢纽”,即突出县级融媒体中心的舆论引导功能和服务功能。它的定位是通过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目的是打造适应现代传播体系的新型主流媒体,建设成为新时代治国理政新平台。其中“主流舆论阵地”是指县级融媒体中心应该成为县域新闻报道和舆论引导的主导力量;“综合服务平台”是指县级融媒体中心应该成为向本地人民群众提供以政务服务为核心的、包括各种本土性服务,如公用事业服务和生活服务的平台,以此体现新型主流媒体的服务功能,从而产生强大的用户黏性;“社区信息枢纽”是指县级融媒体中心应当为社区成员提供信息交互的空间,以促进社会共识的达成。

    按照县级融媒体中心这样的定位和功能,只要达到上述三个标准,把县级融媒体中心打造成为新时代治国理政新平台,整合方案可以有多个路径,不会只有唯一的方案。从现有的实际操作和规划方案来看,主要有三种模式:一是报业系统主导的建设方案,整合的案例最多,如郑州报业集团、浙江日报报业集团等牵头在抓和准备启动实施的,这些系统原来就在一个体系下,有相关的业务联系,如浙江在线与地方支站,有多年的合作关系,体现出了较强的资源整合、平台联结特征。二是广电系统主导的建设方案,也有一些实际运作,但整体联结和平台的整合相对比较弱。三是除上述两种系统之外力量主导的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方案,也有一些布局,但总体较少。从各地的实际情况来看,每个县市区的情况千差万别,不可能一种模式包打天下,必须要找到适合自身实际的发展道路,有多条路径供它们选择。应该说,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未来呈现出多样性的特点,应该是一件好事情。

    在县级媒体融合过程中,具体应把握好以下几个原则。首先,必须建立以用户为主的需求导向。无论是传播学的研究还是营销学的研究都已经明确无误地指出,受众(或者说是用户),而非传播者(或者说生产者),才是主导传播和营销演变趋势的力量。这应该成为融合发展的逻辑起点,脱离了用户需求的媒介融合最终可能沦落为一堆没有灵魂的传播技术的堆砌。其次,必须建立用户需求为主的大数据搜索平台。从IT时代到DT时代,要掌握用户的需求,就要借助技术的力量,为用户精准画像,把用户的需求,本地热点、动态,通过建立数据库形式,掌握用户的动态。这方面,新昌县引入凡闻技术力量,准备把全县有影响力的自媒体、网站、政务微平台等纳入数据库,第一时间能掌握用户的需求。最后,必须改变领导层管理思维。以用户的思维去管理媒体,不能用传统意义上的以生产者为中心、以传播者为中心来进行管理和生产。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读者应详细了解所有相关投资风险,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关于慧聪|网站导航|客服中心 |法律声明|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移动站

客服咨询热线:400-6360-888 ( 免长途费 )  010-80707000工作时间:8:00 - 19:00

海淀公安局网络备案编号:11010802015485|京ICP证010051号

Copyright?2000-2018hc360.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