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短视频行业的热趋势与冷观察

http://www.broadcast.hc360.com2019年02月15日10:13 来源:小顾聊运营作者:顾顾T|T

    【慧聪广电网】在新阵地比拼速度时,大公司并没有绝对性优势。随着平台闭环日益完整,流量分配也愈加谨慎。

    2019年已经过去一个月,以抖音为主阵地,我们来判断下这一年短视频赛道会有哪些小趋势?

    一、“高知网红”炙手可热

    2018年,以在清华大学门口喊话吴亦凡而知名的李雪琴,因时隔几个月后吴亦凡本人出镜回应,激增了百万量级抖音粉丝,上了微博热搜第一名,成为“追星锦鲤”;这才被更多人所了解她的学历背景:毕业于北京大学,一度在纽约大学读研。

    她再一次为人知晓是因GQ的一篇刷屏级报道,在报道中她在消解名校意义,也有着网络红人少有的清醒,“你经历过啥呀,就给人家传输价值观?”

    “网红”一词,当下和十几年前的定义已经有很大不同。

    最早它被形容论坛里以各种方式为人所知的网络红人,无论“审美”和“审丑”,争议越大,便越红。此后,“网红脸”被形容姑娘的某类相貌。至今这个词语已变得更为中性和多元化。

    在诸多靠颜值才艺走红的网红中,“高知网红”成为了清流。

    在抖音上被图书知识付费号热爱的两个人,除了马云,就是陈果。这位复旦大学的哲学系博士,上课视频被学生发到网上,一度成名,而今在抖音多次被刷屏。

    1993年出生的毕导,是清华大学化工系博士生,他给自己的定义是“一个爱开脑洞的科学段子手”,他所拍摄的在西安入住兵马俑主题酒店的vlog短视频,在微博上登上了热搜排行,在微博和抖音上累积粉丝一百多万。

    在他短视频日常内容里不乏一些生活常识的科学解读,他会用科学的方法测试秋衣外穿还是秋衣内穿,用热水袋模拟实验,经过方程式测试,计算出秋衣外穿节省功率。一本正经的用实验加理论研究日常生活。

    2019年初,成功转型为三界接线员的“仙女酵母”是抖音的新晋网红,粉丝已快速突破七百万,她有着交大的研究生学历背景,当过老师。

    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的魏老爸“老爸评测”在抖音上的粉丝已经七百多万,他以成分党学术风格的测评方式,在不同平台吸引了一些忠实家长粉丝,并且在抖音亲子美妆领域带货能力居高不下。

    有些名校的学霸索性用短视频直接开启了教学模式。delta_jm是剑桥本科生,参与了“伦敦街头丘比特”真人秀的栏目被网友知晓,一心热爱学习的害羞学霸人设,被网友称为宝藏男孩。

    他的短视频里除了介绍校园生活,还会帮高中粉丝算高斯积分,在黑板上认真讲题的样子,收获了一票迷妹。

    还有不少像他这样名校学霸们比如“教化学的清华博士汪”,用短视频讲题做实验,顺便开设了自己网络班在线授课。这类学霸网红粉丝不算太多,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但用户互动频繁。

    不管是短视频演员、知识型博主或是vlogger,有了学历加持,自带光环。

    新一代的“高知网红”,因其综合素质风险系数更小,也因其文化底蕴,思考问题有一定深度、更为清醒自知,未来有更大的潜质可开发,也被MCN机构所青睐。

    他们评估这类艺人成长性好,风险小,公司敢于倾斜资源来培养。“仙女酵母”背后孵化运营团队飞博共创尤为强调挑选艺人时,会很看重学历背景。

    在网络红人爆炸式增长的时候,新生网络红人红起来的速度几乎和凉下去的速度一样快。网友变得愈加健忘,对美女帅哥免疫力更强,迅速燃起热情,又迅速厌倦。有一定性格魅力和学习创造力、专业领域的知识积淀、不纯靠颜值吃饭的人,可以积累更为稳定的粉丝群体,半衰期也会更长。

    二、VLOG距离风口还差100个欧阳娜娜

    关于Vlog是否会成为现象级风口,在2018年成为了焦点争议话题。

    2018年,随着平台和短视频专业工具的助推,明星阵营的加入,微博、抖音、一闪、VUE、B站、yoo试图发掘培养自己的Vlogger,但我们所见的大多数Vlog或碎片化或流水账,用平淡无奇的方式纪录平淡无奇的生活,缺主题缺创意也缺看点。从2018年初到2018年尾,头部Vlogger的阵营,没有太大变化,尾部队伍来来往往,壮大了很多。

    Vlog并不是一个新鲜的内容形态,Youtube在2012年就产生了现象级的Vlogger,作者最早在国内看到这一形态是在2017年下半年,一家时尚自媒体的编辑在公众号上以Vlog形式纪录了去参与品牌活动的过程。

    Vlog放大个体魅力,同时给个人很大考验。需要近距离展示自己真实生活方式、个性和个体审美、善于用镜头语言表达自我,而经得住这样近距离被网友审视的人,往往也有能力用其他方式为粉丝所喜爱。

    简而言之,能用Vlog红的人,也会用其他方式表达自己的才华。

    用其他方式火起来的人,未必擅长用Vlog方式,作为爱好,门槛高,所投入的时间成本太高。而作为职业,除了晋级为头部,接到广告很难有更好变现方式。

    头部Vlogger井越是中山大学的哲学系博士生,《恶毒梁欢秀》编剧之一。他在荷兰读研究生时写的《在阿姆斯特丹吃蘑菇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一度流传甚广。飞猪做Vlog之前创办的博客“反波”在当时被梁文道称作“中国目前最好的播客”。

    欧阳娜娜的明星身份,叠加在国外求学的经历就有着丰富的内容想象力。itsrae作为抖音千万量级的旅行博主,出手就是专业水准,从冰岛、迪拜到寻找茶马古道,从文笔的流畅、内容选题的入门门槛,就秒杀了很多人——这种类型的vlogger,的确可遇不可求。

    在平台的助推之下和机构的入场下,预计2019年会出现一些团队助力下新的头部Vlog,降低个人制作的门槛。看似一个人是一支团队,而背后有可能真的有团队。

    但这些小趋势距离风口,距离尚远。

    三、竖屏微剧、栏目化内容崛起

    随着内容市场竞争愈加激烈,2018年下半年涌现出一些专业的现象级内容IP,背后有着相关影视机构支撑。机构们有备而来,有完整的闭环模式,从商业路径上更为清晰。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读者应详细了解所有相关投资风险,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关于慧聪|网站导航|客服中心 |法律声明|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移动站

客服咨询热线:400-6360-888 ( 免长途费 )  010-80707000工作时间:8:00 - 19:00

海淀公安局网络备案编号:11010802015485|京ICP证010051号

Copyright?2000-2018hc360.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