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业关停潮渐起 垂直领域直播还有红利机会

http://www.broadcast.hc360.com2018年12月10日09:40 来源:传媒头条T|T

    【慧聪广电网】12月3日,网易薄荷直播官网发布公告,称由于业务调整原因,从2018年12月3日12:00起,停止官方渠道网易薄荷直播APP下载服务和充值服务。2018年12月6日12:00起,停止网易薄荷直播、短视频服务。2018年12月31日00:00起,全面停止网易薄荷的运营,关闭服务器。而之前,有数据显示,网易薄荷直播上线一周年,平台注册总用户数突破了6000万,主播直播时长累计达到167万小时,有超过100位明星入驻平台。背靠网易,为什么也只能存活一年多时间?

    无独有偶,也几乎同一时间,土豆泥直播也官宣了关停直播服务的公告。曾几何时,土豆泥直播作为一个神奇的平台,似乎一夜间成了独角兽平台,短短3个月就收获了近1000万注册用户,而业绩也是突破了1亿人民币大关,日活跃度一度挤进国内直播平台前五,但说倒就倒,突如其来的噩耗让平台主播们无比烦恼,“一醒来发现世界末日了,不想说再见!”不少用户唏嘘不已。

    此前2015年上线,曾获A轮5亿元人民币融资,涵盖游戏、娱乐、户外等多领域泛娱乐的直播平台全民直播11月也选择了悄然离场,其上海办公室人去楼空,一波一波的主播上门讨薪无功而返。王思聪旗下的熊猫直播也风雨飘摇,已传欠薪、融资困难消息。

    网络直播业,在政策、市场等影响下,眼下像是“寒冬”已致,“马太效应”明显。业内人士表示,行业洗牌是必然结果,2019年“大退潮”还将持续,对于行业头部平台来说,只有在未来行业日益走向规范的过程中顺势而为、迎头赶上,最终才能在竞争和规范发展中脱颖而出,预计未来行业集中度仍将持续提升。

    政策和监管加码或重创网络直播业

    直播行业大热于2016年年初,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网络直播平台数量不到300家,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90亿元,直播平台用户数量达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随后,资本市场也点燃了网络直播领域的火种,巨额资本纷纷布局,网络直播快速壮大,2017年,我国网络直播用户已达4.22亿,年增长率达到22.6%,直播市场规模达到369.6亿元,增长率为83.3%,陌陌、斗鱼等直播平台占据了最多的主播和用户。

    但伴随着网络直播行业的火热,衍生出了很多不和谐、不文明等问题。“互联网直播作为一种新型传播形式迅猛发展,但部分直播平台传播色情、暴力、谣言、诈骗等信息,还有的平台缺乏相关资质,违规开展新闻信息直播,扰乱正常传播秩序,必须予以规范。”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曾多次公开表示。

    早在2016年11月,国家网信办就正式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其中对直播平台和主播的“双资质”规定给出了说明,还要求平台需要牌照,主播需要实名,此外,还要求通过网络表演、网络试听节目等提供互联网直播服务的,还应当依法取得法律法规规定的相关资质,平台还应当设立总编辑,先审后发。行业层面,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网络直播委员会2018年6月8日成立,委员会在相关监管部门的指导下,通过行业交流沟通、行业发展研究、行业自律规范制定以及热点难点问题探讨等,集合行业力量,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播正能量,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尽管如此,一些逐利的直播平台还是挺而走险,面对网络直播乱象依然严峻的态势,国家网信办会同公安部、文化部、广电总局等部门不断加大整治,2018年进行了多次专项清理整治,行业相关政策规定也出台多起,起依法关停一批严重违规、影响恶劣的平台和主播,而许多直播大平台,如快手、火山等也依法被约谈,责令全面进行整改,对违规网络主播要求纳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单”。

    有专家认为,网络直播当下最为重要的是统一内容审核标准,应对内容审核有底线性的规定,比如规定哪些行为在平台上不允许出现,还要建立信用体系,给每个用户建立信用档案,“网友如果总发违法违规的东西,信用积分降低到一定程度就应当进入黑名单。不能靠一时兴起或媒体曝光来约束,这不是长效机制”。

    而此时,直播的风口也渐渐被短视频取代,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74.1%的网民使用短视频应用,各热门短视频应用的用户规模达5.94亿,超过直播用户;直播应用的用户使用率为53%,比去年年底下降了1.7个百分点。抖音、快手等短视频产品迅速蚕食了直播平台的市场份额。

    内容同质化也易让直播用户审美疲劳大量流失

    除了政策、监管和迅速兴起的短视频外,网络直播内容的同质化带来的审美疲劳,或也是致大量用户流失,产业迎来“寒冬”的重要原因之一。

    网络直播,狭义看,是一种有高互动性视频娱乐方式,这种直播通常是主播通过视频录制工具,在互联网直播平台上直播自己唱歌、玩游戏等活动,而受众可以通过弹幕与主播互动,也可以通过虚拟道具进行打赏。目前,网络直播行业已呈现三方分化的形态,包括最为知名的秀场类直播、人气最高的游戏直播,以及新诞生并迅速崛起的泛生活类直播。

    而直播内容内容,和多年前网络公共聊天室差不多,据了解,现在网络直播的内容依然难于摆脱过美女、挑逗、冲突、无聊等标签,新鲜的玩法不多,特别是网红经济过于泛滥,而很多网红大主播都有传销倾向,平台应该去网红化,让更多有内容的主播站起来分享生活、记录生活。调查数据显示,在用户首次使用直播时,选择娱乐类型的用户接近6成,秀场、专业直播紧随其后,超过10%的比例;在首次之后,用户选择自己喜爱收看的直播类型时,泛娱乐、游戏类型相比首次有所上涨,专业类直播则明显下降。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74.1%的网民使用短视频应用,各热门短视频应用的用户规模达5.94亿,超过直播用户;直播应用的用户使用率为53%,比去年年底下降了1.7个百分点。

    一位直播从业者表示,曾经风靡一时的直播尤其是秀场直播,已然不能满足受众的需求,而没有内容策划的直播走不远,这样的内容同质化必然导致受众审美疲劳,成了用户流失的罪魁祸首,而一些直播平台频频出现的直播乱象,也消耗着用户的好感。

    "在燕郊某高校读营销专业的李沙喜欢唱歌,为此常常在网上做直播,并且还把直播链接发到朋友圈里,但9月开始,她发在朋友圈的直播链接开始被越来越多的短视频取代,以前每晚都在宿舍直播的她,现在没事儿就爱拍摄短视频。“不玩直播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觉得短视频更好玩儿。”她说。

    垂直领域直播或是直播最后的“网红”

    在经历行业烧钱、草莽生长和重力监管过后,2017年下半年开始,网络直播规模增速明显放缓,网络直播平台正在重新洗牌、分流,逐步走向自律,直播行业将转入到稳健的转型升级阶段。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读者应详细了解所有相关投资风险,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