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盈利能力 可能是广电融媒体面临的最大问题

http://www.broadcast.hc360.com2018年12月10日09:38 来源:广电独家T|T

    【慧聪广电网】2014年8月中央推出“媒体融合新政”以来,各级各类传统媒体都在与互联网新媒体融合发展的路上苦苦求索,“融媒体”不仅成为传媒圈最热的词,还被业界认同为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在业态、平台、运营、管理等方面相融所要达成的某种新的媒体形态。

    “融媒体”似乎是由“媒体融合”直接生成的一个新词儿,最先由风行网在2014年8月举办的第二十三届北京国际广播电影电视展览会上提出,之后便频见于媒端。

    这些年来,整个传媒圈都在说融媒体,也都在做融媒体。如今融媒体由新词儿被叫成了老词儿,仍然炙手可热。但如果细究的话,不论实操还是理论上都还有些“半生不熟”;从汉语的语法修辞学角度看,也有些水复山重、似近还远的感觉。

    4年多来,广电媒体向融媒体进化的同时,传媒科技、市场也在飞速迭代变化,新媒体在新业态、新功能、用户规模、经济体量等方面更是超常规裂变式增长速度,广电融媒体发展也很快遇到了“天花板”。

    一、广电融媒体的局部进化与整体进化的差异性

    目前广电业内主要有两种融媒体:

    1.局部性融媒体

    中央台和省、市级台的融媒体大都是局部性的,又分为内置和外置两种。

    内置的通常是“中央厨房”式融媒体中心,在广播电视台内的科层制结构中只是个部门,其团队受制于编制、激励机制而缺乏一流的“主厨”,技术平台的算法和大数据支持受制于现有的用户规模,陷入了通过人工方式难以达成而大数据技术应用能力严重不足的困局,远未形成整合全台新闻采编播资源的新闻大生产能力。

    外置的通常是指广播电视台依托于传统业务和平台在母体之外建成的新媒体机构,其中,既有像央视网、芒果TV、深圳CUTV城市联合网络电视台那样独立开发的门户网站、视频网站,还有像北京新媒体集团、湖南红网新媒体集团那样以新闻网站和客户端为基础通过合作、合资、兼并等方式组建的新媒体公司。

    2.整体性融媒体

    9月20日,中宣部在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召开了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现场推进会,要求2018年先行启动600个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2020年底基本实现县级融媒体中心在全国的全覆盖。

    从前一阶段试点情况看,已建成的县(区)级融媒体中心大致上有两类:

    一类偏重于公益性事业属性,如北京、湖南、四川等地将县(区)广播电视台、县区党委政府开办的网站、内部报刊、客户端、微信、微博等所有县(区)域公共媒体资源合并到一块儿,组建一个融媒体机构,由县委宣传部直接领导;

    另一类偏重于产业属性,如郑州报业集团与当地16个县级融媒体中心签约,合资成立了融媒体产业公司,郑报集团占股51%。还有少数县尝试将融媒体“托管”给第三方新媒体平台。

    有意思的是,县级融媒体中心将融媒体由一种媒体融合形态及方式直接变成了一种新型组织机构和治理结构,一夜之间使县级台变成了融媒体,县级广电人变成了“融媒体人”,而头部的大台却仍在向融媒体缓慢地“进化”。

    二、缺乏盈利能力,是广电融媒体所面临的最大问题

    广电业已建成或在建的融媒体中心(中央厨房)项目,主要包括空间平台、技术平台、业务平台的建设。

    空间平台是指物理空间,独立的融媒体大楼,或以新闻采编与运营管理指挥中枢及中控平台为主的全媒体新闻大厅。

    技术平台是指从“融合态”的业务场景出发所构建的一套技术体系,既有软件,也有硬件(如无人机、VR设备等)。

    业务平台则是一套比较成熟完善的全媒体内容生产、协作、分发机制和业务模式。

    这些平台的基本硬件、配套软件及更新的投入巨大,动辄上亿元,建设和试运营成本都由财政埋单。

    有些广电的融媒体中心(中央厨房),建成之日就是亏损之时。很多融媒体机构虽有3~5年的“扶持保护期”,但目前仍不具备进行全媒体新闻大生产的条件,即便是那几个“样板”的运营也处于探索阶段,每逢“两会”、十九大这样的大事才能派上用场,达不到常态化运作的状态。

    一些地方台的中央厨房往往只见“厨房”,不见源源不绝批量供应的高质“精神食品”。融媒体的硬件投资形不成收益,更多的费用来自于后期维护与服务成本,因始终没有找到足以支撑其自身可持续发展的盈利模式,成为各级广播电视台不能承受之重。

    三、融媒体成为广电事业产业混营的“高级”形式?

    这些年来,广电改革一直在努力破解事业产业分类运营的难题。

    广电经济功能觉醒及产业发展初期,一直实行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各级广播电视台一直是事业产业混营的最大受益者。广电业高速增长的“黄金期”,事业体制成了一些前卫强势台做大做强的桎梏,有一些地方台尝试整体退出事业体制转制为企业。

    近年来,随着新媒体强势崛起,自2014年起电视广告由增转降,传统媒体广告收入出现负增长,二三线省级台和市县级台收入直线下滑,事业体制又变得“金贵”起来,一些地方台和报业集团纷纷退守事业体制寻,求财政“保养”。

    据统计,2015年全国广电收入中的财政补贴收入达572.76亿元,比上年增加17.37%,这说明各级政府对属地广播电视台普遍增加了财政补贴,这种状况在融媒体大发展的新形势下得到进一步加强。

    媒体融合是传统广电媒体的自我救赎之路,如今融媒体俨然是广播电视台的“升级版”——业务链方面,由新闻宣传拓展到全行业、全业务链闭环;行业梯次结构方面,由中央、省级台覆盖到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行业边界方面,由传统广电领域延伸到跨地域、跨层级、跨行业、跨媒体联合发展;主体方面,由业务、技术、平台等业态融合上升到运营机制、组织机构、治理结构等模式和制度层面。

    种种迹象表明,不论局部性还是整体性的融媒体内部结构中,为党委政府服务和为最广义大众提供基础性服务的公益性事业,与面向市场以盈利为目的的经营性产业,其深度混营的态势越来越明显。

    因此,如何将传统媒体思维、宣传思维转变为互联网新媒体思维、自媒体思维?如何将政务平台、公共平台、商用平台真正有效地统一于具有稳定、可持续的营收模式和自我发展能力的融媒体平台?如何实现事业与产业分开、采编与经营分开?如何协调好各级融媒体中心在“四级办”垂直领域的业务竞争及经济利益关系……已成为下一步各级广电融媒体运营中的突出问题。

责任编辑:王佳明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读者应详细了解所有相关投资风险,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