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电台融媒体发展要注意什么

http://www.broadcast.hc360.com2018年03月13日09:18 来源:广电独家作者:柳然T|T

    【慧聪广电网新媒体技术的蓬勃发展为传统媒体带来了挑战,也创造了机遇。面对新媒体的冲击,各传统媒体纷纷觉醒,顺势而为,投身于融媒体发展的时代浪潮之中,作为三大传统媒体之一的广播电台也不例外。

    2016年7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快广播电视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意见》,在顶层设计层面为新媒体时代广播电台的转型、升级指明了方向。

    顶层推动,广播电台自身发力,融媒体发展似乎如火如荼。然而,广播电台常年浸淫在事业管理体制的环境之中,在新技术的敏感度、人才和资金的引入、创新思维的切换等方面与融媒体发展的现实要求尚难以匹配,要想真正产生新旧媒体融合的质变反应,尚需不断努力。

    一、媒体融合语境下的媒介生态转变

    当下,媒体融合持续推进,带来了受众群体结构、广播理念、思维模式等方面的一系列转变。

    首要转变便是广播电台媒介生态的转化。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第34次中国互联网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早在2014年6月,中国的手机网民数量便已达到5.27亿的规模,用户使用手机上网的频率高达83.4%,超越了PC的使用率,跃居榜首。依托手机、平板电脑等的移动客户端,借势微信、微博、直播平台等媒介应用,新媒体悄然占据了媒介新时空,并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

    2017年8月4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则显示,截至2017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到7.51亿,占全球网民总数的五分之一;互联网普及率为54.3%,超过全球平均水平4.6个百分点。

    新媒体强势发力,新兴传播方式、媒介平台、媒体应用不断涌现,受众群体结构也不断调整,受众年龄趋于年轻化,需求趋于多样化。可以说,摆在广播电台等传统媒体面前的是一个近乎全新的媒介生态环境,这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其次,听众接收方式多样化。各类社交媒体、音视频载体的诞生使得受众的能动性和自主性不断增强,音频收听方式也更加多样。受众不仅可以通过车载广播、手机、微电台等方式自主收听,还可以通过“蜻蜓FM”“喜马拉雅FM”等手机应用来接收个性化、精细化的定制内容。

    在收听习惯上,早晚高峰时期,车载收听是主要的受众接收方式,而多样化的移动收听方式让受众在时间、空间的选择上更为自由,这使得受众群体和需求不断细分。

    互联网技术不断精进,广播应用随之不断更新升级,受众群体不断随之变化:群体趋于年轻化,活跃度高;移动群体增多,接受方式多元;用户需求更加细分,受众愈加注重广播电台节目的品质和思想性。广播电台所处媒介语境的诸多转变,使其对媒体融合的需求更为迫切。

    二、融媒体发展的现实困境及探索

    (一)体制机制因时革新成为当务之急

    传统媒体长期浸淫在固化的体制系统之中,无论是部门设置、人员配置还是规则规定都较难匹配新媒体发展的需求。尽管上到顶层设计、下到媒体自身都不遗余力地推动传统媒体同新媒体的深度融合,但融媒体发展过程中固化机制之掣肘也不可忽视。

    据《中国广播》“传统广播电台媒体融合难点”调研,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为首的10家电台深受固化体制机制与新媒体系统排异之困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表示融媒体发展的最大难题便是传统固化的体制机制。河南广播电台则认为传统媒体不具备承担风险、高效决策、灵活激励的机制,这与市场催生的新媒体媒介环境相差甚远,融合过程中难以以市场要素与之相匹配。

    打通新旧媒体的媒介生态机制体制,已成为加快融媒体发展步伐的当务之急。走在媒体融合前列的广播电台多在体制机制方面进行了大胆的探索。如上海广播电视台东方广播中心2014年6月9日挂牌成立;2014年10月10日,移动社交音频平台“阿基米德”上线;2015年8月13日,阿基米德(上海)传媒有限公司成立,开始了对接全国广播的步伐;2015年10月15日,上海广播全媒体制作中心启用,发布@Radio系统;2016年5月31日,东方广播中心融合转型专项资金——阿尔法基金成立;2016年10月27日,音乐云中心启动建设。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东方广播中心内部设立的阿尔法基金,在激发全员创新思维和创造能力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阿尔法基金模拟市场化创投机制,激发、扶持、孵化具有市场潜力的全媒体新产品、新业务,并让创始团队获得有效、持续的激励和利益分享。目前扶持项目包括动感101TV、话匣子、101泡菜电台、粤来粤爱电台等。

    传统的广播电台转型升级后,各项制度设计也要随着融合步伐的渐次深入因事而化、因时而进、因势而新。如在原有的系统机制的基础上,财务制度、人员考核制度亟待更新、细化、完善。

    (二)人才缺失、技术把控能力弱等短板亟待改变

    传统媒体的技术人员构成以单一型人才为主,新媒体技术进入传统媒体的视野后,原有的技术人才对日新月异的媒介技术往往接受无力,新媒体技术人员亟待充实。目前广播电台多采取技术外包与自主研发相结合的方式克服技术上的瓶颈,然而,技术外包治标不治本,不仅会加大技术上的资金投入,而且产品的后续维护与升级也难以把控。

    如果广播电台沿用技术外包的方式来打破新旧媒体的技术壁垒,随着融媒体发展的不断深入,技术的难度不断加重,广播电台在技术领域会越来越边缘化,丧失技术把控力和话语权,难以提供强大的技术支撑,进而拉高技术失败的风险。

    东方广播中心在技术把控方面取得了一定的经验,其通过对采编流程和运营管理的流程再造,研发并制作完成了@Radio全新编发系统,打通了从前端采集到后端分发、制作、播出、互动这整个“传播链”,抓住了三个融合媒体生产要素——移动生产、AVPD全媒体和云,从而实现了多信源采集、多媒体编辑、多平台分发,极大推进了上海广播的媒体融合转型。

    传统的广播电台在人才培养与引入的问题上也面临极大的危机。首先,广播电台内部人员流失较为严重。传统的广电媒体人自身业务能力过硬,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和敏锐的观察力。新媒体崛起后,这些传统媒体人相继成为新媒体极力争取的对象,致使广播电台人才流失。其次,广播电台等传统媒体同日益勃发的新媒体相比,因其技术话语权、薪资水平、未来前景等方面与互联网公司相差甚远,故广播电台对新媒体人才的吸引力减弱,竞争力不足。最后,广播电台的融媒体发展需要的不再是以往新闻、播音、编辑式单一型人才,而是身兼数职的复合型人才,传媒类院校毕业生到岗后适应期较长,因而人才培养周期延长,复合型人才显得尤为稀缺。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