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T的不安:所有企业都可以挣钱吗?

http://www.broadcast.hc360.com2017年04月20日08:34 来源:流媒体网 T|T

    近些年来,人们热衷于讨论如何使OTT变得更加流行,但是有一方面似乎无人谈论,那就是OTT企业如何从中盈利。很多人认为OTT业务成功的的关键之处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保证足够的产业规模和订阅受众,来覆盖OTT企业购买版权的支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OTT企业NETFLIX证明,这种模式并不会使其盈利,因为购买版权的支出过高,而订阅费过低。

    虽然NETFLIX付费订阅率有所提升,但提升速度并没有像其所希望的一样快,OTT无法通过提升订阅费用来支付TV供应商,其不能采取付费电视那样每年提价的方式。当购买节目资源的费用增长时,付费电视将对消费者收取更高的订阅费以求得平衡。但对于Netflix,Amazon,Hulu,SlingTV,PlayStationVue,etc而言,则很少对自己的用户提高订阅费。他们将不得不削减额外的支出而摆脱资金困境,用户们已经习惯性支付每月6-10美元在OTT盒子上,每一次NETFLIX提升订阅费,则会失去一些用户。

    随着更多的OTT竞争者进入市场,购买版权价格像“火箭式”的上涨,这是因为大量的新生OTT企业涌入,无形的提高了版权竞拍报价。在2016年三季度,NETFLIX一系列的版权承付款项共超过130亿美元。从2010年至2015年,其版权费支付增长已超过50%。另一方面,收入增长仅26%。Netflix通过更深刻更全面的推广方式,将其业务推向市场,并付出了不菲的费用。但随着OTT的普及,市场中的竞争者不断增加,导致OTT业务中初级节目内容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只在于企业服务的不同。NETFLIX在2016年,花费了将近50亿美元购买内容,但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实际上NETFLIX在获益之前,已用尽了几乎全部的可用资金。

    不仅仅在视频服务方面,SPOTIFY(全球最大的正版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于2015年的收入增长81%,专利费却剧增85%,将近20亿美元,占据了总收入的84%。尽管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认为,SPOTIFY在购买播出美式橄榄球比赛版权的生意上,或许遭受到了损失,但对于美国普通大众来说,人们没有兴趣去深究是否真实。

    2015年,微软停止了所有在Xbox的在线电视服务,因为版权费用过高,而从用户获得的收益不足以使其盈利。HULU每月收取12美元订阅费,几乎不能弥补其购买版权的支出,所以HULU并没有盈利。行业舆论认为,自2008年起,HULU累计损失已超过10亿美元。在2015年,雅虎公司在购买版权和节目制作方面失去了4200万美元。

    通常,在任何行业里,我们评价一家公司的成功或失败是看其财务报告,但在OTT业里,评价标准则不是企业是否盈利,而是该企业否有拥有可观的用户群。如果我们观察一下可以发现,NETFLIX和HULU的用户,都没有超过200万,而大多数发展不错的OTT企业,也仅仅拥有不到100万用户。CBSAllAccess,HBONOW,和Showtime有100万的用户,SlingTV和PlayStationVue虽然没有公开其用户数量,但毫无疑问其用户低于200万。DirecTV是OTT市场的新生儿,在2017年底已拥有100万到200万的用户。HULU公布其在2016年已拥有1200万用户,同期增加了300万用户,但在2014至2015年期间用户增长放缓,增长用户数量为50%。

    滴漏效应正在形成,对于任何人来说,包括NETFLIX在内的OTT公司购买版权竞拍价格过高,甚至连一些有线电视企业也竞拍不过。虽然这样使作为消费者的我们有更多选择,但要保持OTT业的长久健康发展,这种版权购买模式必须要改变。当前的模式并不能使任何OTT企业获益,长此以往,大量的OTT企业会受到严重影响。他们很有可能像亚马逊一样重新整合,并重新评估其OTT业务的获益和损失。

责任编辑:宋冰洁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