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星增值业务动了谁的奶酪?

http://www.broadcast.hc360.com2016年07月29日08:48 来源:科讯网作者:马静芬T|T

    【慧聪广电网】7月22日,卫星直播管理中心组织青海、新疆、福建、四川、贵州、云南、甘肃、宁夏等省广电局、网络公司在宁夏银川召开了“直播星增值业务座谈会”,确定从今年10月份开始,采用“户户通”卫星电视机顶盒三代在上述省份开展增值业务试点。

    很快,舆论开始了又一轮“直播星收费”的讨论,在这一轮讨论中,很多观点有意无意地模糊或者淡化了直播星收费的项目和范围,笔者认为有些讨论还是有失偏颇。

    商业运营有基础

    实际上,直播星的商业运营并非临时起意,在总局直播星管理中心最初的规划中,商业运营就和公益运营一起成为相互补充、不可分割整体。

    首先,中星九号每年维护与运营成本需要花费3、4亿人民币的巨资,如果自身没有造血功能,中星九号还能在天上飞多久?如果中星九号不能继续在天上飞翔,那么直播星的公益属性也必然会成为水月镜花。因此,直播星应定位于“公益平台+商业运营”,只有这样才能在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上皆有所获,从而摆脱依靠“输血”的被动状态,形成自我发展的良性循环。其次,在一次公开会议上,直播星管理中心主任杨一曼女士曾经介绍说,“中星9号”目前只使用了16个36兆转发器以及4个54兆的转发器中的极少部分带宽,剩下的转发器长期闲置,这些闲置的转发器就是用来提供增值业务的基础。

    解读增值服务

    而且,很关键的一点,直播星这个增值服务的“增值”含义是什么?除了大家比较关注的高清节目外,实际上,直播星管理中心在去年的几次重要会议上,都多次强调了移动接收领域,去年9月3日,直播星在在北京到三亚的飞机上进行阅兵试播,除了航空之外,目前已有2万余艘远洋轮船和渔船安装了直播卫星移动接收系统,解决了海上作业的轮船、渔船收看电视的需要;卫星直播管理中心还与中国北车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共同推进直播卫星高铁移动接收公共服务项目。杨一曼主任表示,随着移动时代的到来,卫星直播管理中心把工作重点之一放在了直播卫星的移动应用上来。

    除了移动接收外,在卫星推送平台上,直播卫星也尝试进行一些推送的业务,可以推送电影、电视剧报刊、杂志、音乐等等,例如,直播星和总政合作,所有的边防哨所利用直播卫星这个平台可以看到广播电视节目,同时也把总政的内部网站通过直播星平台推送到边防哨所;通过跟安监局合作,把所有安全生产方面的宣传栏目以及一些通告播发到相关企业;和林业局合作,每天督查森林预警信息;和全国的供销总社进行合作,通过直播星平台为农村供销社分发做好服务。

    是不是动了有线的奶酪?

    看起来,直播星和有线电视所提供的增值服务是非常相似的,那么,直播星是否真的动了有线电视的奶酪?也不完全尽然。第一,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卫星和有线的服务定位中,有线主要服务于城市,而卫星着重在农村,在地域上,两者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差别,卫星的覆盖特点也决定了它和有线覆盖的天然不同,从总局的角度来看,目前偏远农村地区的IPTV和网络电视尚未有充分的发展,可以说还是留给广播电视一个发展窗口期,但迟早,这些极其发达的商业运营模式都会进入农村地区,直播星早一点儿开展商业运营是明智的举动。

    有些存疑的地区是在城乡结合部,主要是农民工和外来人口居住的一些地方,这些地方大多都是平房,这些地区有线电视有时候很难连接到,用什么来接收电视是一个竞争所在,笔者认为,在这样的地区,应该让市场规则发挥作用,根据消费者自身的选择,来确定最终到底是有线、卫星,还是IPTV亦或网络电视最终进入百姓家庭。

    从总局的角度,有线和卫星就像左右手,缺一不可,两者也是相互补充的关系。直播星管理中心之所以将卫星机顶盒的销售和维修中心交给各省有线网络公司去操作,不仅是希望这些专业服务网点成为设备销售和维护中心,也希望这些网点成为节目营销体系,这样做,不仅最大限度上降低了有线和卫星的直接竞争关系,相反,让有线运营商自己把握直播星和有线电视的关系,做到相互补充,相互支撑,能为农村这些近1亿多用户提供长期稳定的服务。

    但愿总局和直播星管理中心最终能心愿达成。

责任编辑:宋冰洁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