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广电网资讯人物技术新媒体机顶盒村村通数字电视节目市场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广电网

任小康:广电总局缘何“嗜杀成瘾”?

http://www.broadcast.hc360.com2012年04月13日08:41中国江西网作者:任小康

    【慧聪广电网】近日,在“2012年星光电视节目创新创优论坛”上,广电总局副局长李伟表示,电视节目在审美导向上,要防止过度娱乐化、低俗化倾向的反弹。不允许网络红人、有丑闻劣迹的人物上电视做嘉宾。(4月11日《乌鲁木齐晚报》)

    封杀网络红人,广电总局已经不是第一次表态了。早在2010年7月,凤姐刚刚跳入公众视野时,广电总局新闻发言人朱虹在华中师大的讲座中,就直指凤姐及某些婚恋节目低俗并应坚决叫停,凤姐一度面临被电视节目“封杀”的命运。时隔两年,广电总局又表示将封杀网络红人,其整治荧屏低俗化的决心固然值得称道,但依然有诸多令人看不懂的地方。

    一者,网络红人、有丑闻劣迹者如何界定,广电总局有何具体标准,是不是要把“凤姐”“旭日阳刚”统统扫进“垃圾堆”?如此一概而论缺乏可操作性亦有失公允。二者,有些观众恰恰喜欢看网络红人的电视节目,广电部门凭什么拿自己的审美观扼杀观众的选择权?再者,网络红人也有自己的人身权利,不让他们上电视于法无据。

    细细数来,最近一段时间,广电总局已屡屡祭出封杀大棒,一会儿要封杀烂剧本,一会儿要封杀问题艺人,一会儿又要封杀网络红人,他们为何“嗜杀成瘾”?依我看,主要病根是权力太自恋。

    动辄挥舞封杀大棒,广电部门意图不言自明:通过净化荧屏,从而净化百姓心灵,提升全社会的审美乃至道德水准。手握权力者往往容易自恋,认为自己手中的权力神威无比,于是粗暴地对电视节目生杀予夺,什么地方都要把权力之手伸进去捣鼓一番,总以为如此就能让公众的审美观和道德水准齐刷刷地向自己看齐。但结果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往往是权力的“一厢情愿”。据报道,众多媒体人均表示电视节目的限制对网络红人影响不大,不管是从曝光率上还是从实际收入上,“他们的走红和推动是通过网络,消费他们的大众也都在网络上,电视只是辅助平台”。广电总局可以阻止网络红人上电视,但能阻止他们在网络空间茁壮成长吗?能封杀凤姐,但能阻止下一个凤姐的破土而出么?

    著名表演艺术家赵丹曾指出:管得太具体,文艺没希望。其实,广电部门完全不必以“父爱主义”替观众包办,网络红人上电视,有人觉得恶心,换台即可;有人觉得有点意思,换来几句笑声,并无伤大雅。是美是丑,观众心目中自有定论,何须广电部门操闲心。电视节目如果管得太过具体,甚至连节目嘉宾、主持人的台词等等细节全被广电部门“龟腚”了,其未来无疑将陷入狭隘的环境之中,失去创造力和吸引力。事实上,防止低俗化倾向,完全可以交由观众的遥控器,以及充分而自由的竞争环境来推动和实现。

    两年前,面对广电总局的“封杀说”,凤姐淡定地回应称:要封杀可以,但是一要提前通知本人,二要有封杀缘由,三则是缘由需要有法律依据。今天,广电总局仍然有必要正视和回答这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