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赵本山走进《杨澜访谈录》 称小沈阳成名非偶然

2009/2/16/12:38 来源:辽沈晚报

杨澜和小沈阳交谈

杨澜前日秘密来沈,本报记者第一时间赶到了位于沈阳郊区的本山影视基地,原来杨澜此次来沈是专门为赵本山而来,只为在沈阳为赵本山做一期《杨澜访谈录》,而本报记者在现场见证了两位名人的对话。

本报记者参加节目策划交流会

在杨澜来沈之前,本报记者已经接到《杨澜访谈录》节目组打来的电话,邀请本报记者参加赵本山这期节目的策划交流会,希望记者能对这期节目提出自己的意见和见解。

在策划会上,节目组向本报记者询问了8年以来采访赵本山的感受和对赵本山印象最深的几件事,同时也与本报记者讨论了这期节目选取的角度和焦点。

在节目录制时,本报记者的一些建议也被节目组采纳,并用在了杨澜访谈的问题中。赵本山、杨澜的对话就在位于本山传媒内极具东北特色的摄影棚内进行。

第一次上春晚 险些被换掉

杨澜:我知道今年的春晚一路走来并不顺利,当时第一稿还被(自己)“毙”了,是吗?

赵本山:对,其实第一稿被(自己)“毙”,我也在意料之中。当时孩子打点滴打了能有半个月,我媳妇都哭了,我当时就开车连夜赶回沈阳,当天晚上的审查就没参加上,回去看了孩子一眼,第三天又返回北京参加审查。因为当时没有找到搭档,在那一天审查的时候不得不念剧本,我当时在现场就给大家道歉了,我说:“实在是对不起,我的搭档到现在还没找到,所以我现在只能念剧本,但是我一定尽快找到搭档抓紧排练。 ”念完之后,我就赶紧回沈阳参加辽宁电视台的春晚。那个剧本,后来我找的我徒弟当搭档,在辽宁电视台春晚上了,效果特别好。

杨澜:是什么时候通知小沈阳的?你觉得小沈阳在年三十晚上直播当天的表现是超常发挥还是正常发挥?

赵本山:剧本是春晚倒数第十二天出来的,也就是那个时候通知他的。当天感觉他的发挥还是有点紧张,不如他平时演出时放松,因为毕竟是他第一次上春晚。

杨澜:说到小沈阳第一次上春晚的紧张,现在你还能回想起你当年第一次上春晚时的情形吗?

赵本山:记得。当时我跟黄晓娟合作《相亲》,导演组差点把我换掉。导演组特别不看好我,就觉得这个人怎么脏兮兮的,觉得这个人不行。

“主题就是快乐,快乐就是主题”

杨澜:这19年,觉得创作思路和选题有什么样的改变?

赵本山:从《相亲》、《我想有个家》等作品一直到《昨天今天明天》是我创作思路的一个颠覆,到《卖拐》系列,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作品了,寓意很深刻,有点像寓言式的作品。

杨澜:但是当时有人对这个作品的微词很多,就有人说怎么骗人的还那么得意,还有人说对下一代教育影响不好?

赵本山:其实这就让这个作品恰恰深刻了。说到教育下一代,我觉得这完全跟教育没有任何关联,社会上有些人确实就是偏听偏信,而丧失了自我。而某些演员往往也会在一个阶段走入误区,总在考虑自己的作品有没有教育意义,这恰巧就走入了死胡同。其实大可不必,因为你的作品教育不了别人,你到底想说明什么?主题有多么深奥?其实就记住一点就好,主题就是快乐,快乐就是主题。

上台前改词 把丹丹吓坏了

杨澜:宋丹丹之前上春晚的时候总爱哭,你是怎么欺负人家的?

赵本山:啊?应该我是被欺负的人吧!呵呵!丹丹头几年并不是很适应春晚的那种状态。但应该是去年吧,之前也没怎么哭,去年一排练就哭,我就说:“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 ”她说不是,就是因为背不下来词,着急。

杨澜:可是去年你也哭了?

赵本山:我哭了吗?如果不是看录像,我都意识不到我哭了,当时感觉作品有点弱,包括后面给南方雪灾观众拜年的台词都是我临上台之前加的,我自己写了一段。当时把丹丹吓坏了,她说:“都这时候了,你可别乱加词。 ”我跟她说:“别担心,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放心演吧。 ”

杨澜:其实去年你的心理压力就很大?

赵本山:是的,太艰难了,去年的《火炬手》写了17稿,无法形容当时心中的压力,其实好作品都是在很短时间一气呵成的,就像《昨天今天明天》。

我的进步在于我的审美标准更高了

杨澜:今年《不差钱》中描写了青年人想成名的不易,我想问一下,你当年生命中有“毕姥爷”吗?

赵本山:其实这个小品跟我当年的经历也很像,丫蛋就是当年的我,当时会认为很多人都是我生命中的“毕姥爷”,县里文工团来人的时候,我就觉得是“毕姥爷”来了,赶紧给人家送农村的地瓜、高粱酒。

杨澜:宋丹丹说过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她说“这么多年来,只有赵本山是两脚落地的。 ”你怎么理解她这话的含义?

赵本山:我是喝着二人转奶水长大的,后期,当我枯竭的时候,我又回去寻找二人转,再次回到了二人转里,再次找到了自己。我觉得我的进步在于我的审美标准更高了,而我的徒弟们还没能完全被大文化所接受,他们正在经历考验。

杨澜:现在,当你看到某些小品演员,相声演员,嗓门越来越大,管观众要掌声越来越直接的时候,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赵本山:我会告诉我自己可别这么演,也没法跟人家说什么,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都特别好,没法说什么。

小沈阳成名不是偶然的

杨澜:你认为这是否也是某种枯竭的征兆呢?

赵本山:是的,其实小品分寸稍过火一点就不好笑了,那就没有生命力了。这里就要谈谈小沈阳,为什么小沈阳出现了呢,我们要感谢这个时代。

杨澜:小沈阳真的火了,去年他最后没能登上春晚的舞台

赵本山:是的,我当时就说过,去年没上春晚并不是坏事。小沈阳今年的火爆是去年的基础,去年没上比上好,今年我们有充足的时间为他准备,我在台上一声都不吭也没关系,就希望多为他设计几个包袱,多展现他的才华,包括《不差钱》里的苏格兰裙都是特意为他设计的,吻合他平时的表演风格,这样演出来也易于让观众接受。我认为小沈阳的成名不是偶然的,这是他十几年民间艺人经验的积累。

绿色二人转 得让孩子也能看

杨澜:有没有在某些时候会觉得自己位置的尴尬,介于俗和雅之间?

赵本山:我知道我是什么程度的人,我没念过多少书,其实所有大雅都是通过大俗反映出来的,我们对待民间艺术,要用特殊的角度去看待,如果把二人转演成芭蕾就没人看了。

杨澜:现在有一些专家对你的小品有不同的意见,有“巴蜀鬼才”之称的魏明伦炮轰小品《不差钱》“差的是道德”的言论,你听说了吗?

赵本山:我知道,其实那么大的人物来评论我们的小品,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了,我觉得太委屈他了吧,呵呵。

杨澜:我听说你弟子演出如果有脏口的时候,就马上会被你罚钱?

赵本山:是的,我为什么提倡绿色二人转?就是想让二人转走得更远,二人转是自由的、自信的,是绿色的,绿色二人转在我这里是有标准的,得让自己带着孩子能坐在剧场里看下去啊,这样的话,二人转才有更长足的发展。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