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 > 广电行业 > 传媒观察
B超诊断 中国数字电视标准怪胎难产
 
慧聪网   2005年11月17日10时39分   信息来源:汉诺投影城    

    中国数字电视标准的制定已经成了一场看不见终点的马拉松。从标准的最初酝酿,中期的群雄逐鹿,及至后来的双雄对决,中国数字电视标准早已度过了“十月怀胎”,时至今日仍然不能呱呱落地。最新B超诊断表明,中国数字电视标准已经发育成一个怪胎,必将难产无疑。

  你究竟有几个好婆婆

  国内数字电视标准的制定可谓一波三折,多少黑发人已经早生华发,原因之一就在于从标准制定之初,组织混乱和利益纠缠,多头管理造成标准失控。

  本来国家标准的制定我们是有法可依的,按照国家《标准化法》,中国各个行业的标准制定的最终决定者应当是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现在则是新成立的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但是中国数字电视标准的组织者却不是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一个部门,而是一群隶属于不同组织的各级管理机构。据了解参与制定数字电视标准的各种各样的“领导小组”、“工作小组”以及“委员会”有十多个,涉及发改委、信息产业部、广电总局、经贸委等多个机关部委。

  这就造成中国数字电视标准的制定多头管理的现实问题。面对脸色分呈、心态各异的多位“婆婆”,中国数字电视标准的制定想不成怪胎都难,更何况依附于这些婆婆身后的负责标准具体制定的众厂家,面对千亿计的巨大利益市场,更是摩拳擦掌,争先恐后,使得本来只是一项国家标准的制定,演绎成争名夺利的利益博弈场。

  体制的制约是根本原因,广电行业是具有鲜明计划经济特征的垄断行业,各级部门管的过严过死,广电行业成了名副其实的“瘸脚老太”,对于曾经也受计划体制困扰的电信小兄弟今日的全面开花,徒叹奈何。

怪胎是这样练成的

  冰冻千尺非一日之寒,好端端的标准是怎么练成成四不象的“怪胎”之身的呢?让我们播开历史的重重迷雾,追踪中国数字电视标准的发展足迹。

  1996年,数字电视列入国家科委(现国家科技部)‘八·五’重大科技产业工程项目,成立了数字高清晰度电视总体组,开始了项目研究的第一期工作。原国家计委(先发改委)将数字电视的地面传输标准作为一个高新技术科研项目,委托给了上海交大,并投入了一笔资金。

  1998年9月8日通过中央电视发射塔进行HDTV地面广播和接收演示实验,获得成功。

  1999年下半年清华大学认为当时中国在开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电视地面传输标准方面进展不大,遂决定加入标准制定竞标行列。1999年10月国庆50周年大典试播成功。国家计委成立产业化专项,制定自己的数字电视标准。

  2000年11月,清华大学又和清华同方联合成立了地面数字多媒体传输系统产业化领导小组。另外,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和广电总局下属的广科院也募集到一定资金,进行了数字电视标准的研发工作。

  2001年初国家广播电视标准化委员会公开向国内征集我国数字电视地面广播传输方案,并在年底组织了第一轮样机测试。测试结束之后,国家计委对总体组的表现开始产生不满。国家计委随后还成立了一个新组织,即数字电视联合工作组。计委希望联合工作组能够在这几家单位的方案中联合出一个方案,以便给予支持。

  从2002年5月开始,工作组进行联合工作。为了对各自研制的标准的技术含量进行比较,工作组决定请国家知识产权局来对知识产权进行评估。知识产权局最后对方案逐一进行了总结,认为清华方案是惟一不同于国外的方案,是由自主技术发明组成的。不久之后,发改委召集联合工作组开会,向与会者转述了以清华的多载波方案为基础的领导意见。

  2003年年初,发改委决定委托中国工程院对清华和上海交大这两个方案进行性能评估,并在2003年春节过后进行了严格测试,但是由于评估过程中陡生变数,使评估不了了之。发改委再次提出,希望清华与上海交大能够自己在底下联合起来,并希望清华做出一定让步。同年9月,发改委又委托中国工程院组织了一个“中国数字电视地面传输技术研发组”,并决定投入一部分资金,在这个“充满合作”的项目里最终融合出一个方案来。

  在2004年初,几方都曾针对融合方案提出了自己的草案,由于各方的具体技术差异较大,非常难于融合。在长达一年的争论后,联合工作组终于拿出了拥有“很多开关”的“大拼盘”。2004年12月31日,这个外界盛传中国数字电视标准正式发布的最后期限过去了,留给人们的仍然是没有日期的漫长等待。

  中国数字电视标准的“怪胎”之身至此终于练成!面对具有开关的妥协方案,许多人士戏称为“双黄蛋”,令业界哭笑不得,也让外行笑掉大牙,这哪里是一个堂堂大国的行业技术标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徒增笑饵!

板子应打在谁的屁股上

  耐人寻味的是我们能把神州五号成功送上天空,如此复杂的载人航天工程做的尽善尽美,但却对数字电视标准这个技术复杂性相对较低的项目做得如此糟糕,以至于很多人无法从其中完身而退,造成了财政投入的巨大浪费,丧失了早日成为国际标准的良机,其中暴露的种种问题的确发人深省。

  人们不禁要问这一切,谁之过?如果论过错的话,谁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又该如何承担责任?如果过错者应该被“打板子”,那么这个板子应该打在谁的屁股上呢?

  某些人员似乎更在乎享受各种业绩的样板工程的成功实施,而对于各种“豆腐渣”工程暴露的问题总是退避三舍。不能把制定数字电视标准的混乱仅仅归咎于体制和机制的制约,这不能成为逃避责任的保护伞。面对市场的巨大利润前景,每个人都要分一杯羹的心态才是造成如此被动局面的主要原因。

  当然这里面有国家有关部门组织演变产生的历史原因,但是造成标准制定是控的根本原因在于,缺少一个足够权威、胜任组织制定标准的部门。多头管理的实质是没有管理或者无序管理,有好处都上,有错误互相推诿。不同部门的责任不清,造成失职,是值得记取的教训。

  在没有取得实质进展的情况下,使许多利益相关的企业参与进来,也为标准制定的科学性和公正性没下了隐患。交大和清华两套方案的背后是中国国内广电领域厂商纠缠的利益群体,而不是技术的难度和先进性。由于标准牵扯到的利益群体众多,在标准制定没有取得实质进展的情况下,进行缺少严密过程监控的商业试点,必然引起利益市场的竞争,造成管理的困难。

  面对国外标准和市场竞争大兵压境的压力,以及采用数字电视技术直播北京2008年奥运会的庄严承诺,中国数字电视标准已经不是一项技术问题,也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甚至已经演变成一个政治问题。WAPI标准在推广中受到的某些强国的百般抵制的现状,为中国数字电视标准的制定敲响了警钟,使得这项工作更加迫在眉睫,并将倍受世人瞩目。

 
作者:网易数码报道 
 
 
评论    【推荐】 【打印】 【论坛
 
 
[热门关键词]:数字电视标准 怪胎难产 
特别推荐: 
· 第十四届北京国际广播电影电视设备展 · 央视网络开播新闻和娱乐频道网络电视
更多精彩:
· 慧聪网直播室视频实录:访索尼王亚明 · 中国电信互联星空并网通“天天在线”
 相关文章 更多 
·日立停产VGA等离子 为数字电视标准做准备  (8.12 14:51)
·囿于标准 中国数字电视产业只热身难上场  (2.21 9:36)
·数字电视标准所用清华专利 将全部提供  (1.25 11:57)
·数字标准未定 清华坦言量产芯片冒风险  (1.25 8:34)
·中国数字电视标准制定已经到最后阶段  (1.19 16:51)
·广电总局:数字电视标准何时掀起盖头  (1.18 18:8)
·难以捉摸 数字电视国标出台有现曙光?  (1.14 9:36)
·交大or清华?国家数字电视标准即将出台  (12.2 9:0)
·清华推倒"多米诺牌骨"数字电视标准激战  (11.15 14:30)
·数字电视标准综述 (2)  (7.9 13:42)
 我来评两句〖查看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法律责任
·本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删除其管辖留言内容
·您在本网的留言,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昵称:匿名
 
分类广告  
产品超市
·[求购] 5KW固态发射机
·[求购] 有线电视相关设备
·[供应] SONY数码相机
·[供应] 松下DV录像带
·[供应] 标清遥控镜头
·[招标] 大屏幕投影设备
·[招标] 电视电话会议系统
热点专题
纪念中国电影诞生100周年
[观察] 上周回顾(09-15)
行业管理 机制创新 动漫
整体转换 村村通 IPTV
直播卫星 地面数字电视
行业书店